那是你劃下的第一道傷口,原本說是不小心,

無預警又大又用力的一捅,

驚嚇之餘,我默默承受,選擇諒解,自己包紮。

 

那是你劃下的第二道傷口,用對不起搪塞一切,

一種絕決而又深刻的刺痛,

無奈之餘,我無力抗拒,掙扎倖存,繼續包紮。

 

那是你劃下的第三、第四……道傷口,連找藉口都不願意,

在還來不及復原的地方,一刀又一刀重複著,

心碎之餘,我只能堅強,假裝沒事,不停包紮。

 

曾幾何時的汩汩鮮血,終於僅留一條淺淺的醜陋紅疤,

卻像個無法視而不見的宣示牌,碰一次疼一次,

縱然只是偶爾隱隱作痛,酸楚的滋味很可能殘留一輩子,

只能等待時間讓傷口完全癒合,或者,永遠塵封。

daisy04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